自古以來,茶作為中國人的特有飲品,本身形成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,論茶道、功夫的細密考究,近代文人中非弘一大師莫屬。

  大師認為,茶文化在中國傳統文化體系中,具有特別的人文氣息。這種文化現象還形成了獨特的文化群體,就是那些嗜茶的士大夫、文人、僧道、清客等,在飲茶中體現著人與自然交融互補的文化內涵,以及人格的高潔和雅士風範。

  初飲時,茶味微苦,繼之甘甜,細細品來,味平而悠遠。新茶色淡味純,老茶味濃色沈,宛如士人經歷,平穩而不失情趣。

  茶所包含的那種隱蓄、雋永、興味悠然,正是大師那優雅、高潔、平和的人生追求和審美情趣的體現。因此,茶成了大師的隨身必備之物。寒室苦茗,不是困窘無聊的說明,而是一生清雅高潔、胸懷俊朗的外在體現。

  在大師天津舊宅的書房內,茶幾上方墻壁掛有一幅主人手書元稹的《一七令·茶》:

  茶

  香葉 嫩芽

  慕詩客 愛僧家

  碾雕白玉 羅織紅紗

  銚煎黃蕊色 碗轉曲塵花

  夜後邀陪明月 晨前命對朝霞

  洗盡古今人不倦 將至醉後豈堪誇

  這首詩運用了唐代一種有趣的詩體寶塔詩。請看,它那詩行排列不正像一座寶塔嗎?由於形式獨特,構思精巧,情趣盎然,所以讀起來耐人尋味。凡是進入這間書房的客人都對此詩和主人絕美的書藝贊賞不已。

  此詩開頭,以“香葉 嫩芽”寫出了茶的味和形,接著又在茶的媒介下,點出“詩客”和“僧人”的親密關系,然後通過“碾雕”和“羅織”寫出兩個重要的工藝過程,通過“黃蕊色”和“曲塵花”寫出茶優良品質的色形標準,通過“夜後”和“晨前”寫出雅士飲茶的暮晨美景,最後以傳世佳句“洗盡古今人不倦 將至醉後豈堪誇”,來說明茶具有提神醒酒的神奇功效。在這裏元稹以詩評茶,茶美詩亦美;大師以字書詩,詩美字亦美。

  如果李叔同故居能尋找到此《寶塔詩》的條幅,仍然懸掛在書房的茶幾上,我想一定會為該旅遊地增色不少,會使中外參觀者眼睛為之一亮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獨╮ 的頭像
唯獨╮

唯獨╮的部落格

唯獨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