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阿南的咖啡豆館臨窗的位置,撇頭,是成都東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來人往,可以肆無忌憚地發呆;擡頭,零下40度的冰雪照片上寫著“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”。

  走進來一對情侶,要求自制咖啡。女孩攪動咖啡機的聲音,像極拉動窗簾時齒輪滾動的快樂。男孩在一旁“咯咯”地笑著。

  《Yesterday once more》的旋律在這個130平方米的藍色空間裏流淌,落地窗外的陽光柔和而溫暖,咖啡的香氣在鼻尖彌散。“你好,我是阿南。”眼前的咖啡館老板內斂沈穩,戴著伍迪艾倫式的黑框眼睛,白色襯衫,打扮文藝。

  棄外企高薪,10萬創業咖啡館

  放棄年薪30萬的外企工作,走下巔峰,重新開始,尋找另一個山頭的風景,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勇氣,阿南做了。“人生有時候懂得放棄一些東西也是蠻好的,我做了十年的IT行業,經歷了從下到上。另一個十年我想換個方式生活,人這輩子,如果你只做一件事情,收獲不大,如果你換一種生活再走十年,應該是比較有創意的,意義是更重要的。”

  2006年,阿南選擇從北京回成都,經營起了四季情懷咖啡館,“4萬拿下鋪面,裝修和咖啡機這些設備一共是6萬”,阿南告訴理財周報記者,他用10萬元開起了自己心愛的咖啡館。而此時的他頭頂亦多了一個光環——中國第一個獲得歐洲咖啡協會認證的咖啡師。

  可能是經歷了太多世事,阿南對人生、對咖啡亦有了不同以往的體會和見解。在阿南看來,“咖啡就只是一種飲品,一種感受生活細致的方式。”所以他把“四季情懷”定位在咖啡文化上:“你花了錢,就有權喝到一杯好咖啡。”

  專業的咖啡文化定位使阿南的咖啡館顯得與眾不同,阿南說:“我們經常鼓勵客人買咖啡豆回家自己做,我們也舉辦各種咖啡沙龍教你怎樣做咖啡,讓每個喜歡咖啡的人都喝到一杯新鮮的咖啡。”

  “把咖啡賣到咖啡館外面去”

  “單靠100多平米的店是賺不到錢的,10張桌子,即便可以達到80%的上座率,也只能持平”,阿南說,他的咖啡店由於只做咖啡,沒有做其它的出品,所以在最初兩年,四季情懷咖啡館只能勉強維持收支平衡,“1個月大概是1.5萬的營業額。”

  “首選是選址有問題,我當時選口岸的時候,只關註到離商業中心春熙路近,但是沒有好好考察周邊的業態”,阿南告訴理財周報記者,四季情懷咖啡館的樓下和隔壁都是火鍋店,而且物業管理很混亂,對於要做“精致小眾咖啡”的他來說很不利。

  更多的利潤來源於場外,“咖啡館則是提供了一個展示平臺”,阿南告訴理財周報記者,外場收入可以達到四五萬每月,而這部分基本是零投入。“我把咖啡文化對外打包賣給銀行、地產公司、4S店等高端客戶”,進入商業咖啡文化服務領域後,阿南稱“開辟出一條獨特的商業咖啡經營路線,咖啡咨詢也是我們的業務之一。”

  “把咖啡賣到咖啡館外面去”,阿南舉例說,四季情懷咖啡為成都萬科地產所有樓盤舉辦了多達15期的咖啡文化沙龍,“每場收入是5000元”。自此,四季情懷咖啡已經形成以咖啡館、現烘焙咖啡豆、咖啡外場咖啡文化沙龍服務為三條主線的發展模式。

  120萬投資新館,月營業額20萬

  2007年成都地產的噴發給阿南的咖啡館事業帶來了第二次發展的機遇。成都的郊區華陽,高檔樓盤在這一年密集進駐。阿南在這裏的戛納印象找到了咖啡館的心儀之地:“我一直覺得老店的選址並不符合區域的消費習慣。”

  戛納印象又稱海韻公園,是華陽的現代化主題公園。阿南的新咖啡館臨府南河,坐在二樓的露天咖啡館品飲一杯現場調制的卡布奇諾,河景一覽無遺。

  “這個小區的物業管理非常好,周圍街上的停車80%以上是30萬以上的車,消費力有保證。”阿南說,新的咖啡館面積800平方米,獨棟2層樓,而其中第二層樓是阿南花十來萬自己搭建的,“免租,相當於我只需要支付單層的房租”,阿南告訴記者,整個新店總投入是120萬。新店叫愛度咖啡,每個月營業額已經達到20萬。

  而在咖啡館的出品上,阿南也調整了思路,原有的現場咖啡烘焙和專業咖啡供應依然保留,在他的“產品金字塔”中,最底層的是大眾化口味的中國茶、奶茶等,中間層是精致的西式茶點、水果茶,“保持了少量產品屬於同行業的基本消費”。

  在金字塔頂端,則是力求獨特的核心咖啡,“這個可以說是絕無僅有,完全依賴我的個人技術”,阿南說,咖啡館最貴的一款咖啡是現場演示咖啡制作技巧及品嘗,雙人198元。“都是進口的豆子,哥倫比亞、巴西、印尼和非洲的居多”,阿南說。而咖啡豆的口味,則是客人隨著他走,“我的客人都足夠相信我的專業性,主要還是選址正確,這個環境有這樣的消費能力”。

  挖第一桶金適合創業咖啡豆館嗎?阿南不敢茍同:“商業是否成功與自己的商業經驗關系很大,這個行業的優勢是原料成本不高,但是許多人開咖啡廳是因為喜歡而開,多數是跨越了行業,所以失敗的幾率高。”

創作者介紹

唯獨╮的部落格

唯獨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