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8日是一代紅歌星鄧麗君逝世四周年的忌日(1952~1995)。每年此時,除鄧麗君基金會舉行例行的歌曲創作獎(今年也不例外,且由臺灣“ 華視”全程轉播)外,少不了還會有眾多的海內外歌迷到她生命禮儀墓前上香祭拜。那麽,鄧麗君“漫步人生路”的旅途的究竟終止於何處呢?

  伊人安息於臺灣金寶山地區的“筠園”。(據說鄧麗君原名有一個“ 筠”字)。

  美景

  此處背山面海、風景優美、視野遼闊,與旁邊其他墓園隔開,頗有“ 遺世而獨立”的味道;另一邊是巨大石柱撐著玻璃帷幕般的涼亭,亭蓋是透明的,即可遮雨又可觀天象。鄧家人與金寶塔山方面為了維護“筠園”做了很大努力:紀念園門口一個很大的噴水池,一度成為遊客丟銅板的“許願池”;走進紀念園,入口處是黑白色琴鍵的設計,原本腳踏上去可以放出音樂,不料遊客連汽車都開上去,以致一再損壞,不勝修理,最後只好用水泥固定起來。欄桿的部分,是五線譜與躍動的音符,還有一塊刻著銘文的石頭立於花園小徑旁。

  筠園裏的花圃,是一個高音譜號,花圃相當美麗,還有鄧麗君全身的銅像,遙望著遠方。一邊的墻壁,是用彩色的磁磚設計成許多樂隊與跳舞的人。大理石墓碑旁,有一塊由前臺灣“省長”宋楚瑜題字“筠園”的大石。墓後也有一塊景觀大石,園裏繁花盛開,是一個相當優美的安息處。景觀大石由廈門運來,墻面是馬賽克畫“音樂人生”。

  筠園裏電腦點歌機可點她的成名歌曲

  “筠園”每天都會播放鄧麗君的成名歌曲,除了國語外,還有粵、日、英文歌,供前來憑吊的“鄧迷”點歌。不少年長的“鄧迷”為此事先在附近選好壽園,讓自己“百日”後也能有鄧麗君甜美的歌聲長伴左右。

  整個墓園的規劃與完美,大約花了200萬臺幣,全部由金寶山提供。自從建了“筠園”之後,這一帶成了新的觀光景點,引來熱鬧人潮。其中不少人在鄧麗君的大理石墓上的玫瑰花圈上投擲錢幣“許願”,還有大家樂迷和六合彩迷前往求“明牌”。甚至有歌迷在鄧麗君的銅像上掛上珍珠項鏈和K金戒指。鄧麗君的家人十分感謝歌迷把鄧麗君“神化”,但仍不希望丟銅板的聲音吵到她的安息。為此鄧家人交代了金寶山的警衛,不要讓歌迷做出這種舉動。

  一塊錢的墓地

  鄧麗君墓地

  當初鄧麗君在泰國猝死。倉卒之間,鄧家人要辦的後事很多,也有不少墓園爭取要為她家辦後事,而鄧家的人看上金寶山的景觀與規劃。一問之下覺得價錢很高,由於遺產之事尚未了清,一時之間鄧家人也拿不出大筆喪葬費用,於是,承辦人員就打電話給集團總裁曹日章,代為轉達鄧家人的財務困難。

  由於鄧麗君是國際知名藝人,所以曹日章從國外回來後,便召開董事會專案討論鄧麗君的後事,董事會同意他全權處理。他就對鄧家人說:“ 如果一時不便,100萬也可以,10萬也可以,真的沒辦法,一塊錢也行!” 因為按照習俗,墓地是不能送的。後來,鄧家人果真只付了一塊錢,曹日章言出必行,還開了一張1塊錢發票。這件“一塊錢的墓地”新聞爾後竟上了報紙頭條。

  雖然金寶山當初以一塊錢將70坪的土地過戶給鄧母,但鄧家也付了5 0萬元的增值稅。那時金寶山有3塊地讓鄧家選,一塊在金寶山一進門處的路邊,一塊在中間的50坪,目前這塊地在最裏面。鄧母想到鄧麗君性喜安靜,於是才要了最裏面的地。後來,鄧家還將鄧父的骨灰也遷來金寶山的金寶塔陪伴鄧麗君。

  鄧麗君在她父親過世時就曾說,她以後不要裝在一個黑黑的小盒子裏,她不喜歡小而陰暗的空間。所以鄧家為她挑的是一個視野開闊、坐山面海的安息之地;且為了防腐,銅棺抽掉了空氣,棺木公司說可保50年不腐。

  空墓?

  隨著鄧麗君忌日將近,坊間流傳開一個說法:鄧麗君的墓園風水不好,屬“濕地”,會連累家人生病。於是,鄧家人趁半夜叫了幾個工作人員從大理石墓後面挖了地道,把棺木運出來,連夜送到別的地方安葬,再把原先的墓復原,因此現在的“筠園”就是一個空墓。這個消息讓鄧迷們覺得很納悶:倘若真有此事,為何不公布新的墓園所在?還要“偷偷的”、“ 三更半夜”時遷走?況且,多年來,來自海內外的“鄧迷”前往“筠園” 上香獻花者不知有多少,此地已成為鄧麗君“精神不死”的象征,又是臺灣北海地區的觀光勝地,難道竟要海內外的“鄧迷”們去拜一個“空墓” ?

  在鄧麗君生前與她最親近的弟弟鄧長禧(也是鄧麗君文教基金會的執行人)對此傳聞不以為忤:“這或許是鄧麗君的歌迷,以不同的方式愛她,忘不了她吧!”

  鄧長禧說,他72歲的老母親講究“入土為安”,不會允許生命禮儀遷葬的。再說,以鄧麗君的國際知名度而言,如果要遷葬的話,一定會光明正大,絕不可能有半夜偷偷摸摸的事情發生。鄧家人從來不相信風水之說,認為有可能是同業者故意放出風聲來影響金寶山的生意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唯獨╮ 的頭像
唯獨╮

唯獨╮的部落格

唯獨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